其實開始對教會年(Church Year)有概念,是在來到神學院求學之後。一開始也搞不太清楚,但是隨著在學院的崇拜生活和課堂學習,漸漸地對於教會年有些粗淺的認識,連帶地也開始在教會、家庭或其他場合中,帶入這些。當然,最近開始展讀的A Coming Christ in Advent也是其中之一。
就在這麼有一搭沒一搭的閱讀中,竟然也讓我進入了第三章(其實這本書很薄,才71頁而已,而且應該是64開本的吧!)在第一章中,Ramond E. Brown所提出的"double-exposure",真是令我大為嘆服。而第二章中,Ramond E. Brown針對馬太福音第一章的家譜,所做的分析和探討,更是一絕。雖然其中不少觀點是我已經熟知的,但是其中一些細膩之處,的確是讓我大有斬獲。特別是如果像Ramond E. Brown所言,要以馬太福音的家譜為講道經文的話,我想他的剖析與洞見,絕對是應該不可錯過的。

其實這章當中,最令我折服的是以下這段話:

It (i.e. the genealogy) contains the essential theology of the Old and the New Testaments that the whole Church, Orthodox, Roman Catholic, and Protestant, should proclaim.

因此,未來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一定要用這段經文講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s902102 的頭像
cls902102

To Be a Theologian of the Cross

cls9021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