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4-16是暑假的香港行,也是一趟意外豐富的香港行。

08/14上午講完道,中午先回家準備出發前往機場,13:40左右抵達機場,大約15:00等到秀蓮姐,將許牧師家的行李交給我,然後就去辦理Check-in&行李寄艙,然後就前往登機閘門候機。原本當天的飛機起飛時間是16:20,但是後來廣播班機延誤,所以登機時間改到16:20,心想一整個大約會延誤半小時,所以就聯絡秀蓮姐(她是16:35華航的班機),請她抵達香港時,轉告許牧師我的班機會延誤。16:10左右開始登機,16:40左右起飛,結果神奇的事發生了,延誤的航班竟然按原訂時間抵達香港機場,一整個就是「飆機」啊!XDD當我入境、提領行李、通關,然後在接機大廳見到許牧師時,竟然還比秀蓮姐一家早了快半個鐘頭。XDDD

等許牧師家拿到所有托運的行李後,我就隨同許牧師全家回到他們在沙田的住處,安頓好他們的行李後,就一同到大圍的明星海鮮酒家吃晚餐。晚上八點多,正是明星海鮮酒家的熱門時段,所以我們好不容易才被安排到一張檯,而且就在茶水間出口。許師母一直跟我抱歉,但是我倒是覺得無妨,這也是去體驗香港生活的一部份啊!其實明星我去過幾回,但是都是早午的點心時段,晚餐還是頭一回。晚餐時段就不供應點心類,而是桌菜為主。許牧師點了一道燒雞(全雞)、蒸石斑和金銀蛋炒莧菜,雖然只是三道菜,但是實在是讓我十分飽足,也深感不配啊!因為我不過就是幫忙帶了一箱行李而已,竟然受到如此的款待。不過,這一餐不僅是美食,也是情誼,更有許多話題分享。其中,師母覺得我很能適應香港,我則說那完全是因為我的香港友人都是基督徒,而且他們都身體力行地活出接待客旅的生命啊!是啊!想想這兩年十八次的香港行,哪一次不是受到香港主內肢體的款待,哪一次不是這些香港弟兄姊妹的不辭辛勞?

飯後,我們一同搭的士上山。他們先陪我上道風山雲水堂,確定我順利入住後,才搭的士返家。而我也順利入住道風山雲水堂,完成第一天的行程。

由於登機前收到羅博士的mail,確定面談時間是08/16上午,因此08/15一整天就是可以自由行動。08/15一早大約5:00左右起床,盥洗之後,就先到道風山十字架那邊去散步。在晨光微曦中看的山下的沙田,也思想著前一晚許牧師和師母所提到的香港社會與環境變遷。接著,就是到明陣去默想靈修。

明陣者,迷宮是也。只是迷宮將路的兩旁阻隔,以至於只能向前。明陣則是用地上的石頭虛擬迷宮,行走其中,恍若置身迷宮,卻又不是要造成迷惑。這次使用明陣靈修,也是一項嘗試,藉由緩步於明陣中行走,也是沈澱自己這段時間繁忙的思緒,尋求上主對未來方向的引領。另外,在明陣中行走時也有所感:「人生如明陣: 望似有前路,實仍需上主。」

明陣靈修之後,先回寢室整理行囊,然後就是享用豐盛的道風山早餐。由於接駁車要10:30才發車,因此先進行首波採購,前往漢語基督教研究所採購王牧師託我買的書,當然原本他只託我買兩本書:「風隨意思吹」和「基督教在華傳教史」,結果看到一本最新出爐的「大乘基督教神學」,我就義不容辭地幫我們各買了一本。XD買完後,回寢室看看書,快到接駁車出發時間,就出發搭乘接駁車前往沙田偉華中心。原本是打算先到天道書樓的沙田書室,結果等到11:05都還沒開門營業(網路上看到的營業時間是11:00-21:00),所以乾脆放棄,直接搭東鐵到旺角東站,到基道一次購足。當然除了原本預定代買的書籍以外,我又忍不住手滑,多買了好幾本。下場就是背包塞滿書,手裡還提著一袋書,然後在基道附近找地方吃午餐。雖然香港的氣溫沒有台灣高,但是室外32度也是夠嚇人的,所以在沒啥食慾的情況下,我踏進了樂園,點了碗牛筋丸麵&可樂當午餐。只是沒吃牛雜,就感覺沒到香港,所以趁著去找聯合廣場附近的站牌,就順道去吃了小碗的牛雜,一解嘴饞。該買的書買齊,該找的站牌找到,該吃的牛雜吃完,接下來當然就是回山上休息看書。

背著一大袋書,外加拎著一袋書,我沿著弼街冒著酷暑走回旺角東站,搭東鐵回大圍站。估量時間,正好可以搭LTS的校巴上山,所以一出站直奔校巴站牌候車,果然1:13校巴就出現,原本以為搭車的人不多,結果將近有十來位上車,而且還碰到了久違的區建銘博士和袁蕙文博士。他們很親切地問候我,也詢問我目前的進度如何。到了山上,我先扛著一堆書到圖書館避暑小憩(其實就是上網),然後就是把早上的戰果扛回寢室,然後開始琢磨著如何塞進行李箱。在經過一陣安排之後,總算底定,然後就帶著書再次來到LTS圖書館看書,不知道是因為室外天氣炎熱,而室內冷氣太舒服,以至於進到圖書館一整個睡意來襲,結果書看不到幾頁,就閉目養神去了。大概半小時後,總算清醒一些,還是繼續開工讀書。

由於暑假期間,圖書館只開放到17:00,再加上我也沒訂雲水堂的晚膳,所以我又再度搭上17:05的校巴下山,然後還是到旺角東站一帶去覓食。其實我也沒多大的食慾,不過還是決定到通菜街的太興吃燒臘。太興去過幾次,他的燒臘相當不錯吃,這回點了燒肉和燒鵝雙拼,至於飲料則是點了少喝的凍鹹檸水。吃過飯後,還是去基道晃晃,雖然不買書,但是看看總不犯法吧!當然也是有點衝動想再敗個一兩本,但是想到幾乎要爆掉的行李箱(而且還有鮑魚麵禮盒要買),所以只好忍痛放棄,等下回到香港再說。既然基道晃的也差不多了,就到隔壁的太子始創中心裡的數碼城晃晃(其實就是貪圖Free Wi-Fi啊!),然後就到對街的百佳尋覓朋友推薦的鮑魚麵禮盒。

找了好久,只看到散裝的鮑魚雞汁麵,沒看到禮盒。但是既然進了超市,好歹買個東西吧!結果就買了大瓶蒸餾水,準備帶上山。拖著有點疲憊的腳步,走回旺角東站,搭東鐵回到大圍站,此時除了的士,就沒更好的方法上山。但是神奇的事發生了,我搭上的士,告訴司機我要去道風山,結果司機問我「你認識路嗎?」科科,該不會是司機不想載我,想出來的推託之詞吧!不過,既上車,則安之,好歹從大圍到道風山的路,我也搭車被載過二十來次,最起碼的印象是有的。所以,我就開始指揮司機路線,總算回到了雲水堂。洗過澡,回寢室原本想看書,可是冷氣太舒服,躺上床就漸漸睡去。

08/16 6:30左右醒來,果真是一夜好眠啊!由於今天是最後一天,所以要處理的事不少,所以起床後,先把行李打理好,然後把床單、枕頭、枕頭套、被套等拆卸下來,連同浴巾和毛巾一同送往洗衣房,然後就去外頭走走,享受清晨的道風山,順便繼續看前一晚開始讀的「權力與激情」(by Samuel Wells,基道)。大約八點返回用早餐,發現隔壁桌疑似德國人,但是缺乏勇氣用德文問候,默默吃完早餐,然後把「權力與激情」給啃完。啃完之後,就回寢室作最後的收拾,然後辦理退房,接著就是把行李暫放在頌恩家(他帶謙義去內地旅行,只有博雅和以樂在家),接著就是到學校等候與羅博士面談。

其實這次的面談前的預備,其實自覺不算充分,因為除了暑假前期有空檔把路德的Lectures on Galatians(1535)讀完,其他的時間都在忙碌中度過。再加上一邊寫按牧論文,一邊處理proposal的修訂,所以實在很沒把握這次的會面。不過,透過此次面談,羅博士給予許多鼓勵以及指正,特別是關於論文架構的部分。另外,也確定今年最重要的任務:完成論文第二章的內容。面談結束後,到頌恩家拿行李,也收到他們家贈送的禮物:龜苓膏和瑤柱麵。搭上的士下山,往旺角東站去,然後準備轉搭905往港島德輔西道和尚儒會合。途中經過基道,順道上去幫王牧師買一本「權力與激情」,然後在始創中心門口巧遇許牧師,簡單聊了幾句後,就先行離開等車。十多分鐘後,總算等到905。上車往德輔道西前進,下車後稍微等了一下,看到尚儒帶著兩歲的女兒晴晴出現。因為已經將近13:00,所以我們就在附近找了間大快活吃午餐,也聊聊近況,當然最要緊的就是把尚儒託我從台灣帶來的東西交給他啊!飯後回到尚儒家安放行李,休息片刻後,隨即外出去買傳說中的「壽桃牌鮑魚麵禮盒」。由於前一天在太子的百佳沒找到,所以早上我先請尚儒幫我去找看看,後來他在某家店裡問到還有最後三盒,所以先幫我預約。不過,因為行李已經快要爆掉,所以只好買兩盒(如果吃的不錯,下回到香港還可以再買)。買完後,我們回尚儒家,其實晴晴已經體力不支睡著了,尚儒先將女兒安頓好之後,我們聊起關於公教與正教中的「祝聖」,我嘗試用信仰社群的角度來詮釋,或許這也算是前陣子讀Willimon的Worship as Pastoral Care的影響吧!

雖然相談甚歡,但是前往機場的時間還是不能忘記,所以我也出發搭車前往機場。在水街搭上城巴A12前往機場,和三個月前相比,這次A12上的wi-fi明顯穩定很多,而且速度不慢,在行車途中還可以上FB打卡。(不知道台灣的國道巴士業者何時願意提供這種服務?)抵達機場後,覺得拉著一堆行李登機實在很累,還是把最重的那箱托運,然後輕鬆一點地前往登機閘門候機。今天回台灣的班機並未客滿,所以坐的還蠻舒適的,然後在飛行途中,我也把「當俗世遇上敬拜」一書啃完了。想不到三天兩夜的香港行,竟然可以啃完兩本書。這也算是意外的收穫啊!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s902102 的頭像
cls902102

To Be a Theologian of the Cross

cls9021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