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ly_saturday.jpg

以下這篇「被遺忘的禮拜六」(原發表於2005年3月25日),極可能是個人第一篇關於教會年的省思記錄,甚至我願意稱之為個人的禮儀啟蒙。現在完全不記得當時為何會寫下這篇,從日期推測的話,這是剛修完神碩的「路德神學研討Ia」,剛開始「路德神學研討Ib」的時刻,可能的寫作原因應該是和當時剛(相對)深入地研讀路德十架神學有關吧!尤其是在路德神學研討Ia中,詳細地研讀了海德堡論辯(以及Gerhard Forde的On Being a Theologian of the Cross)以及路德早期的多篇靈修著作,而這些研讀後的反省可能就在對於聖週六的省思中呈現,也就構成了(可能的)禮儀啟蒙。但是說來慚愧,這十一年來,我對聖週六的體悟還是沒能更加深化,彷彿這篇已經將我的極限道盡,以致於無論是在課堂(系統神學、教會年與靈修或崇拜學)論及聖週六之時,幾乎只能一再重複這些內容。因此,我也只能再貼一回,卻無從多說些什麼。

被遺忘的禮拜六

    還有一切與耶穌熟識的人和從加利利跟著祂來的婦女們,
    都遠遠的站著看這些事。…那日是預備日,安息日也快到
    了。那些從加利利和耶穌同來的婦女,跟在後面,看見了
    墳墓和祂的身體怎樣安放。她們就回去,預備了香料和香
    膏。她們在安息日便遵著誡命安息了。(路廿三
49, 54-56



復活節之前的一週,在教會傳統中有一個特別的名稱--聖週(Holy Week)。聖週主要包含兩個部分:棕枝主日(Palm Sunday)以及由主立聖餐日/濯足日(Maundy Thursday)、受難日(Good Friday)與Holy Saturday所組成的Triduum。而在Triduum中,通常受難日是最受到重視的。一般而言,絕大多數的教會也會在受難日當天舉行特別的聚會。另外,有少數教會也會在主立聖餐日/濯足日,舉行聖餐崇拜或是濯足聚會。然而,夾在受難日及復活節之間的聖週六,卻是極少被記得,更何況是被注意。而這也就是我以The Forgotten Saturday為標題的原因了。

讓我們先回到歷史上第一個Holy Saturday,或許可以讓我們重新認識這一天的意義。在路廿三49-55,提到了一群從加利利跟著耶穌來到耶路撒冷的婦女。禮拜五的午正到申初,她們親眼目睹耶穌被釘、受難、氣絕,也看到議士約瑟向比拉多求得耶穌的身體,並且暫時安置在墓穴中。但是當時已經接近安息日,因此她們回去預備香料香膏,準備在安息日結束之後,回到墓穴,為耶穌進行隆重的安葬。路廿三56下說:「她們在安息日便遵著誡命安息了。」如果我們是這群婦女中的一員,這個安息日真的能安息嗎?還是心中掛慮著暫時安置在墓穴中,尚待處理之耶穌的身體呢?在安息日中,她們只能放下一切事情的等待,等待安息日的結束,也等待著天明,因為她們預備要去安葬耶穌。這一天的等待,不僅是漫長,也是哀戚,甚至是絕望,因為她們所信靠、仰望、敬愛的耶穌,已經被釘且死在十字架上。對她們而言,這一天彷彿是黑暗的深淵。

她們的等待是漫長的哀戚與痛苦,因為她們不知道耶穌基督將要從死裡復活。但是對我們而言,Holy Saturday的等待絕不是漫長的哀戚與痛苦,而是殷切的盼望,因為我們知道並且相信基督已經復活。詩一百卅6:「我的心等候主,勝於守夜的等候天亮,勝於守夜的等候天亮。」相當貼切地說明我們在Holy Saturday的等待。守夜的人需要擔心夜盡而天不明嗎?不!他不需要擔心,即使天候不良,夜盡之後必然是天明。然而詩人卻說:「我的心等候主,勝於守夜的等候天亮。」因為創造天地的主,豈不比祂設立的天地運行規則更加信實可靠?

是的,Holy Saturday的等待是必須的,不是等候這一天的過去,而是殷切期盼從死裡復活的主。 HolySaturday正是我們人生的寫照。在生活中,隨時有各種不同的困難和痛苦迎面而來,我們也彷彿像是那群婦女,等著這些困難和痛苦,隨著時間消逝而過去。然而真正值得我們等待的是復活的主耶穌基督,不只期盼等待祂帶領我度過這些困難、痛苦,更是期盼祂的再來,因為那時「上帝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啟廿一4)

求主幫助我們,讓Holy Saturday不再是The Forgotten Saturday,因為當中有對復活主的殷切期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s902102 的頭像
cls902102

To Be a Theologian of the Cross

cls9021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