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因為上了年紀,入睡狀態不若昔日。輾轉反側之間,不禁想起一路走來的痕跡。

老實說,一路走來或有順遂或有跌撞,不過(不)轉折之間的決定,依稀有跡可循:受著所謂的使命與認同所左右。幾次轉折:1998年從業界轉入校園團契,2004年決定報考神碩,2007年從校園團契離職進入信神任教,以及幾次的不轉折(在此就不便說明),其實都反映著這份所謂的使命與認同。當然一路走來,也越發體會履踐這所謂使命與認同的挑戰:孤身於邊陲與夾縫中遊走。

孤身,未必是因為走的久、走的遠、走的深,更可能是還在迷霧中摸索,無法察覺是否有同伴存在。邊陲與夾縫,應該是個性使然:另闢蹊徑導致走往邊陲,躊躇不決就只能身處夾縫。

上一次轉折將滿九年。每次轉折從來都不是能預期的,也正如Bayer所言,只能「被動地經歷。」然而,之前的轉折與不轉折似乎都更深塑造或刻畫這份所謂的使命與認同,以致於未來可能經歷的轉折或不轉折,勢必也將繼續受此所左右,也將繼續面對孤身於邊陲與夾縫中遊走的挑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s902102 的頭像
cls902102

To Be a Theologian of the Cross

cls9021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