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就是預備日的第二天,祭司長和法利賽人聚集來見彼拉多,說:「大人,我們記得那誘惑人的還活著的時候曾說:『三日後我要復活。』因此,請吩咐人將墳墓把守妥當,直到第三日,恐怕他的門徒來,把他偷了去,就告訴百姓說:『他從死裡復活了。』這樣,那後來的迷惑比先前的更利害了!」彼拉多說:「你們有看守的兵,去吧!盡你們所能的把守妥當。」他們就帶著看守的兵同去,封了石頭,將墳墓把守妥當。 (太廿七62-66

最近在預備復活節講章時,留意到這段熟悉卻未曾仔細深究的太廿七62-66。這段經文主要是描寫耶穌安葬後,宗教領袖請求彼拉多派兵看管安葬耶穌的墓穴,並獲得彼拉多的允准。馬太在一開始的日期描述是「次日,就是預備日的第二天」,預備日指安息日的前一天,因為在這一日猶太人要做完安息日不准做的事,預備過安息日。換句話說,宗教領袖求見彼拉多的日子正是安息日,是這群宗教領袖極為重視的日子,他們也曾經對耶穌在安息日摘取麥穗及醫治病人甚為不滿(太十二1-13)。然而,他們此刻卻迫不及待地求見彼拉多,因為他們擔心耶穌的門徒將耶穌的身體偷走,造成群眾騷動。換句話說,他們在這個安息日也無法「安息」,因為他們擔心耶穌的門徒可能藉機生事,製造騷動。在安息日猶太人應當是聚集在上主面前,但這群宗教領袖卻是聚集在彼拉多面前,他們不是將內心所憂慮的交託上主,而是處心積慮,想盡辦法防範任何可能危害自身權位之事,甚至乞求俗世權勢援助,謀求自以為的「安息」,宛如詩二2所描寫:「世上的君王一齊起來,臣宰一同商議,要敵擋耶和華並他的受膏者。」雖然彼拉多允准他們的請求,但他並不是派遣羅馬士兵去看守墓穴,而是要宗教領袖自行派遣聖殿的守衛(太廿七65:「你們有看守的兵」)。那麼當這群宗教領袖在安息日帶著聖殿守衛前往墓穴封鎖與看守,這豈不是違反他們所嚴守的誡命「當記念安息日,守為聖日,…無論何工都不可做」(出廿8, 10)嗎?回到馬太一開始的日期描述:「次日,就是預備日的第二天」,似乎也暗示宗教領袖不想讓人注意他們是在安息日行這些勾當。

在「安息日過後」(太廿八1,新漢語譯本),這批宗教領袖自認萬無一失的防範措施全都失去作用,因為「 有主的使者從天上下來,把石頭滾開,坐在上面」(太廿八2),並且「看守的人就因他嚇得渾身亂戰,甚至和死人一樣。 (太廿八4)而他們所謀求自以為的「安息」也隨著這安息日過去而消失。因為他們所擔憂的事的確發生,但並非如他們所推測:門徒盜取耶穌的屍首,而是如他們所殺害之主耶穌的宣示:「三日後我要復活。」縱使日後,他們捉拿門徒,威嚇他們不得宣揚基督復活之事,但卻完全事與願違。(徒四1-21;五12-42)

在如同聖週六的人生中,我們不僅學習等候、盼望復活的主基督耶穌,同時也面對各樣權勢所釋出,企圖吸引我們投靠倚賴的「安息」,甚至我們本身也會為自己籌劃構築我們所以為可靠的「安息」。然而,這一切試圖引導我們遠離上主應許的虛妄「安息」終將瓦解,而我們不僅盼望復活基督在終末摧毀各樣虛妄的安息,在這如同聖週六的人生,我們同樣倚靠復活的基督抗拒那虛妄安息的吸引。

【後記】

首先,以上的內容得益於Frederick Dale Bruner的Matthew: A Commentary (Revised Ed., Eerdmans, 2004),不敢掠美。
其次,繼2005年的「被遺忘的週六」,
十二年後總算對聖週六(Holy Saturday)有多一些的思考與自省,雖然還是極為有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s902102 的頭像
cls902102

To Be a Theologian of the Cross

cls9021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